【穿书】师父,我真没别的意思

17. 小倩 第(1/2)分页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章
[【网站提示: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,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】

]

元澜生石天惊的气,可不仅仅是对方没有站在他这里撑腰反倒偏帮师父,而是因为玉玑子的那句“你顽劣难教,脸皮厚得和天惊有得一比。”

“哦?不想提?”小倩的眼睛一转,嗅到一丝不寻常的气息,粘元澜粘得更紧,“是发生了什么吗?你们师门几人不是关系最要好嘛。”

元澜沉默。

坏师兄!

小倩笑容满面地应下,和元澜并排走,问道:“怎么了?好不容易看你有空来修术法课,是不是被石头押过来的,所以心里不快活?哎?石头呢?怎么没看你和他一起?”

石天惊原以为元澜的“我再也不要理师兄了!”只是嘴上说说而已,但没想到这倔小子还来劲了。

元澜本和小倩在外围看,也不知是谁眼尖看到了他们两人,便停下术法,拉他们到中间。

“想什么呢?”

小倩见他不肯说,也不再问。她虽说在这东南十二峰上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,但别人不想说的八卦,她也不强求,转而提议:

他这个师兄当得,挺累。

元澜思绪翻涌,忽然被这样一声清脆的嗓音打断。他抬起头,叹了一口气,“倩倩姐……”

石天惊不解,元澜便将自己这几天在竹屋的铁窗泪全说与他听。石天惊听得连连点头,中肯评价说:“师父这样对你……或许有百利而无一害。他也是教你做人的道理。”

他未入大衍宗前,家中那妹妹知书达理,从来不要他cao心,可没想到后来竟遇到了元澜这个混世小霸王,刁蛮任性、胡作非为。

元澜不悦,越想越不如意,手指摸到额间的胭脂记,擦得滚烫。

芳华亭聚的都是些女修,亭中新搬了一座水缸,上头养着一梗小荷。女弟子们围着它,挨个儿催动灵力,看谁能使这荷花绽放。虽说是在练习术法,却实打实是女儿家才会欢喜的玩意,听闻里面藏了彩头,乃是缥缈峰千金难求的一盒驻颜胭脂。

“哟!我倒说是谁来了,原是你小子!倩倩,你这是从哪里逮到他的?我还以为他要躲在那竹林不出来了呢!”

“谁说不是呢?他可坏了。”

元澜闹脾气,推开石天惊,捂着脸哭哭啼啼地跑开了。石天惊立在原处,不知该说些。

元澜心情变好,故意如此议论玉玑子,不一会儿就和小倩到了芳华亭。

元澜摇头,过了好一会儿才说:“我不想提他。”

讲这话的是清虚真人门下的月露。她拨开众人,最先捧起元澜的脸揉搓,

“走吗?我们前日在山后的镜月湖中摘了几朵含苞待放的荷花,想用术法催开,要不要来玩?”

我求师父放过我求了那么多天,他都不答应,但师兄只和师父说了一句话,师父就听了。他们……哼!他们定是一伙儿的!

啧,这臭小子!怎么不叫师父再多关你几日!也不想想是谁哭着喊着求我救你出来的,转头就翻脸不认人了!个小没良心的!

什么嘛,我就是我!我才不要和师兄比!难道师父关注师兄比关注我多一点儿?

这样一来二去地,石天惊也火大了,赌气下次一定再也不救他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师弟了!

但元澜却不依,咬起嘴唇抹眼泪,惊叫道:“好啊!好你个师兄!你和师父是一伙儿的!我再也不要理师兄了!”

晨诵时,石天惊挨着元澜坐,因为怕他瞌睡,不时出言提醒,可谁知元澜不仅不感恩,干脆捧起书坐到其他位置去了。午学教授凝水化冰之术,两人一组练习,元澜故意避开石天惊,去寻宗门中的其他弟子作伴,像是故意气他。等到吃饭,石天惊找到机会与元澜一条凳坐,将自己碗中的鸡腿夹给他,刚准备说话,元澜就端起碗走了,但鸡腿也没有还他的意思。

“荷花?那有莲子羹吃吗?”元澜的眼中一亮,但很快就被小倩堵了回去,“莲子羹?你怎么老想着吃啊?你师父短你的粮?”
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章

阅读页设置
背景颜色

默认

淡灰

深绿

橙黄

夜间

字体大小

章节为网友上传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