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穿书】师父,我真没别的意思

15. 吃兔兔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页
    “师父……师父!”

    元澜哭成泪人儿,朝玉玑子坐的床边越爬越快,仿佛在躲身后的那两个纸人似的。他扣住玉玑子垂下的手向自己脸上贴蹭,嘴里不时发出高兴的声音。

    玉玑子对这小徒弟的举动十分不解,把人从地上捞到怀里想问个明白。但元澜再一次熟门熟路,手脚并用地缠在了玉玑子的身上,一声一声地叫着“师父”,将玉玑子的问话全堵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师父,师父你是不是回心转意了?我们都说知错能改,善莫大焉的。师父闭关的这些日子,澜儿想通了。澜儿会永远喜欢师父,要和师父一辈子都在一起!不管师父打我还是骂我,我都不会放弃的!因为澜儿只有师父,师父变成什么样都还是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想通了个……!你这是道德绑架!

    玉玑子抱着元澜,捻起他的发,笑道:“是吗?我原不知道我们元元这样敬爱为师呢。可元元在金石坊只是遭人偷袭,就蓄意将寻常人杀个精光。那若是以后元元学有所成,踩到为师头上,为师再伤了你,你岂不是连我都可杀了?”

    “师父!”元澜脸色一白,去捂玉玑子的嘴,嚷嚷着,“那不一样!他们是他们,师父是师父。师父对我好,我也想对师父好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不一样?同为万物生灵,你入得修仙法门,连众生平等的道理都还未参透吗?我们身赋灵根,已是天资之才,将来必可纵横天地。但那绝非凌驾于人的本事,站得越高,就更要学会谨言慎行。一个强盗杀了十人与你杀了十人,旁人更会揪住谁不放?”

    “澜儿!澜儿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“笨蛋!”

    玉玑子同元澜讲道理,嘴都要嚼干了,结果最后还听到一句“不知”,气得直接就着鞭伤,毫不留情地掌掴元澜的臀页,疼得人“嗷”地一声软在了他怀里。

    元澜抓着玉玑子的衣衫,攀着他的脖子,试探地问:“但师姐说做人要睚眦必报,斩草除根。别人待我刀兵,我便还之刀兵。这样,才能在这个世上立足。”

    嗯?好你个竹知晚!给这么小的孩子都灌输的什么思想!

    玉玑子叹息,但觉说理是说不通的,唯有严厉地管教元澜,不再让他出什么岔子,找机会暗中化去阴花,再悄悄送去人间了。

    “元元,有些事,你只看到了表象,却猜不出背地里的深意。你断定金石坊那十名刀客与偷袭你的人是一伙儿的,但如若他们的目的是杀你,为什么十人身死,偷袭你的人却跑了?他既能伤你,怎会在刀客与你再次缠斗时离开?不应该乘胜追击,现身出手吗?”

    元澜似懂非懂地点头,而后又乱七八糟地摇头,放弃道:“师父,太难了,我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正因为你想不出,所以才会中了别人的圈套。盲目动手,害人害己。归根到底,仍是你妄动杀念!别人犯到我们头上,我们自然不会放过。但这样鬼祟的事,对面又是寻常人,便要做得比他们更狠,才不至于落人口实。众口铄金,积毁销骨的道理,我只教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玉玑子不死心,看到元澜的呆样,还是忍不住喋喋不休了一番。他望着怀里的小徒弟傻头傻脑地动着,真不知对方听进去了多少。

    元澜在玉玑子身上蠕动,被打疼的臀页教师父冰凉的手掌托着,还挺惬意的。可他又有些羞,不敢直言让玉玑子多摸摸那里,只能自己有一下没一下地抖。

    他听了玉玑子的话,趴在人怀里,状似沉思了片刻,随即昂起头,眼里亮盈盈地说:“但是我有师父啊!师父这么厉害,会保护我的吧。我才不怕那些坏人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谁想保护你!我那是保护我自己!你个不争气的混账东西!

    玉玑子被气得不轻,冷笑一声,愤怒之余,将元澜惯到了竹塌上。

    元澜舒舒服服地再度躺回他魂牵梦绕的地方,用腿稳住了玉玑子,腆着脸笑,“师父是准备睡了吗?我来哄师父睡觉觉好吗?师兄看的那些话本里都是这样写的,但画的插图没有师父漂亮……”

    小徒弟墨发散披地仰躺在白绢上,嫩腕如藕,攥着绢纱笑。方才挨鞭子的抽,可是尽褪亵裤,鞭鞭都打在皮肉上。如今勾师父,长袍垂下,只看到一对纤细的俏直腿,膝头浮出肉粉,沾不到白绢的地方抹出点点血色,印到床铺上,宛如初夜落红。

    他果然……有问题!

    玉玑子面色一僵,板起脸,平静地将元澜的腿拿开,“元元,知道我为什么把你变成兔子吗?”

    元澜一顿,摇了摇头,但一双脚还是不死心地踏上了玉玑子的胸口。

    玉玑子低头,捂着嘴笑,但等他抬头的时候,却露出了獠牙,一脸狰狞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的手猛然紧紧地抓住了元澜的腿,不怀好意地说:“因为我们狐狸最喜欢吃像你这样活蹦乱跳的兔子了!我会咬开你的喉管,吸干你身上的血,再剥掉你的兔皮,扯下血肉咀嚼。而你只能无用地搔动着这条腿,眼睁睁地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页

阅读页设置
背景颜色

默认

淡灰

深绿

橙黄

夜间

字体大小

章节为网友上传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