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穿书】师父,我真没别的意思

4. 不喜欢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书架 下一页
    玉玑子冷笑,不应元澜,撤开身,给黑岩递了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黑岩惊讶,他与玉玑子相识也有百年,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咄咄逼人。若是对旁人这样也就罢了,怎么偏偏是对他最宠的小徒弟……

    黑岩的心里有点儿不痛快了。

    本来带元澜到诫律堂说什么要处罚他就只是沉湖表面萍,装装样子而已,从来他黑岩的真正目的只有玉玑子。

    大衍宗掌门通明已至渡劫,只等玄雷降下,是得道升仙还是灰飞烟灭,那都是早晚的事儿。说白了就是:通明要走。

    而他这一走,掌门之位便有了空缺。大衍宗之内,众长老之中,能有资格继承掌门之位的,除了黑岩,就只剩下玉玑子了。因而,黑岩素来都视玉玑子为眼中钉、肉中刺。

    黑岩的境界已臻化神,而玉玑子尚在元婴,按理来说,他黑岩做掌门当之无愧。但问题在于玉玑子修的术法霸道,经过百年浩劫的历练,虽然仅是个元婴,可谁都知道他想要打黑岩,不过就是动动手指的事儿。

    境界这种事,只能决定你可以整出什么样的花活儿,诸如是一目千里还是元神离体。但实力,完全可以打得你从上一个境界直接跌得一无所有,成为废人。

    玉玑子很能打,非常能打。如若不是他的佩剑雪殊碎了,剑灵反噬阻碍了修行,说不准玉玑子一早飞升了。

    那这样说来,为了掌门之位,黑岩想要以武取胜肯定不行。既然武不就,那就只得文来成了。

    黑岩思忖良久,他知玉玑子此人可谓油盐不进,很难直接下手,但他的小徒弟元澜却是个极易利用的棋子。

    元澜能想出用苦肉计向玉玑子邀宠,黑岩自然功不可没。他故意让元澜不断犯错,依着玉玑子对元澜的宠爱定然会纵容为之。

    今日是偷鸡摸狗,一番小打小闹可以听之任之,但若是明日舍身投鬼,为祸苍生了呢?徒弟犯错,玉玑子他这个做师父的怎么跑得了?

    黑岩只需静静等待元澜身上的雪球越滚越大,必要的时候从旁协助一二,到时跳出来再充当那刚正不阿的义士,“悲痛欲绝”地揭发玉玑子纵徒行凶的种种恶行,诉他不端。

    如此,他黑岩占理,又何愁不能扶摇直上?届时通明一走,掌门之位落入他手,宗门中各种灵宝尽归囊中,成仙得道不也指日可待?

    今日,黑岩在山门前拿住元澜,故意拖着他路过冼心殿,为的是给元澜求救的机会。他计划在诫律堂门前不惜一切手段激怒玉玑子,好逼玉玑子出手伤他,最后再加上玉玑子救走元澜,坐实玉玑子包庇弟子的罪名。

    但现在——

    事情似乎有点儿出乎他的意料呢。

    “动手吧。”玉玑子坐到一旁椅子上,对黑岩如此说道,俨然已是个监刑官了,“不必顾忌我,人言常道:‘勿以恶小而为之,勿以善小而不为’,想来掌教也是烂熟于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黑岩犯难。眼见算盘就要落空,他对元澜是打也不得,不打也不得了。

    若他打了,玉玑子这样开明还怎么利用元澜脱逃之事构陷于他?可若是不打,那他先前的那些叫嚣,岂不好没皮脸。

    玉玑子见黑岩面露难色,迟迟不肯动手,以为其中还有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他淡淡挥动衣袖,打开了紧闭的外门,对黑岩道:“可是不能关门?确实。关起门来倒像里头正对我这逆徒动用私刑一般。现下门开,掌教大可不必再为此忧心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黑岩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但玉玑子却谈笑自若,饶有兴致地弹指,将又要进屋替元澜求情的石天惊打出了诫律堂。

    “天惊,不是你来时提点为师该好好教训教训元澜一番,也让他长长记性。怎么现在反倒替他求起情?为师酒意未歇被你吵醒,匆匆前来,如此为你着想,又圆你心愿,你可有不满?”

    “弟子……弟子……”

    石天惊破不开门上设下的结界,听玉玑子这样夹枪带棍地说,不禁抹了一把额上的虚汗。

    师父,好记仇……

    玉玑子的这些话落到元澜耳中,使元澜不由得冷冷瞥了一眼在门外急得面红耳赤,百口莫辩的石天惊。

    原来你是这样的师兄!怪不得师父忽然要罚我,竟是你吹的耳边风!

    不是啊!师弟,你要相信我,要相信我啊!这些都是师父的挑拨离间!

    玉玑子寥寥数语,将屋里屋外三人尽皆玩弄于股掌之中,也确实不失他商界帝王的风采。

    元澜见玉玑子这是铁了心要罚他,抽抽嗒嗒地哭得泪如断了线的鲛珠。他的小手在脸上擦来抹去,却不论怎样都拂不掉泪珠,反而把自己越弄越狼狈。

    他年龄最小,喜欢同师兄师姐抢夺师父的爱,也算人之常情。玉玑子从来疼他,含在嘴里怕化了,捧在手中怕摔了,何时会像今日这般威逼他?

    元澜心里的悲伤
上一章 首页 目录 加书签 下一页

阅读页设置
背景颜色

默认

淡灰

深绿

橙黄

夜间

字体大小

章节为网友上传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。